安静

安静

  • 作者:Geticsen
  • 时间:2019-10-24
  • 39人已阅读
简介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说来安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技能了,尤其是在这个复杂且极具变动的社会中。想来也是学了巨久了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实际上在现代来说大学生仍然处于金字塔顶端,但是为什么以我自己观察到的现象却不是这样的,总是有人奉行知识无用论,上学无用论说到底9102年了谁会信这个??,但是上次看到的 “量子波动速读”着实感觉被秀了一波智商,在中国现代化教育急速普及的今天还会有人相信这种鬼东西?着实震惊。

    我从一开始说安静是一个技巧呢,下面是引用了谢益辉博客的一段话:

        也常听媒体业者说,微博时代,阅读碎片化了,媒体快餐化了,没人看书了,写长文章没意义了;然而,这些耸人听闻的哀叹毫无事实依据,就在卡尔文章发表之后的四年里,尽管手持终端迅猛普  及,网络媒体渗透率不断提高,但图书出版、销售和阅读量也在快速增长,美国图书销量增长了14%;读者对长内容的热情并未消减,连抗拒多年的微博也终于接受了长文章。 从印刷术、报纸、广播、电视,到互联网、智能手机、社交网,新型传播媒介始终在拓展大众的信息来源,开阔其眼界,让他们认识到生活还有更多可能性,从来没有人因为信息来源更多而变得更愚   蠢、更不自由。自由的丧失,从来都是从信息源的剥夺开始,而这一剥夺必须依靠强制才能做到,动物庄园的建设者们,无不视新媒体为大敌,必欲除之而后快。

        从历史经验来说,类似的担忧在电视时代和电脑时代都出现过,但现在回头看,事实却是电视让我们看到了更大的世界,电脑让我们看到了更大的世界,手机何以就会有所不同呢?

这件事的分歧主要在于把新技术看做筛子还是洗脑者,担忧者担心新技术让人们变浅薄了,但在我看来它基本上只是把浅薄的人筛选出来了而已。想想今天沉迷抖音的那些人,穿越回十年前他们会拿起书本吗?穿越到八十年代他们会变得更聪明视野开阔吗?显然不会。哪个年代/地区更有可能涌现出优秀的思考者,信息量开放的还是封闭的?奶头乐和传销、邪教一样,在一个开放社会起的更多的是筛子的作用。美国从来不缺少邪教,政府也基本不会去禁止,但值得担心吗?假如哪天某篇关于小众邪教的报道突然火了,大家肯定也会觉得这些人被洗脑的厉害,但如果洗脑技术真这么强怎么还那么小众呢?奶头乐受众之所以看起来更让人痛心一是因为他们群体数量更大,互联网让他们更有曝光度了,许多有识之士不得不面对“啊原来我的同类中有那么多人不求上进”的事实,但深度阅读从来都属于少数人。我没看出微信抖音的存在对那些能够进行深度阅读的人有多大影响,有人在用微信摇一摇,有人在用微信阅读,还有谢大这样的不就直接戒了微信吗。你有遇到哪个人让你觉得假如没有抖音他本来可以成大事的吗?应该没有吧……二是互联网给自控力强的人带来的进步空间远大于自控力差的人,没有互联网你我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视野。但互联网也没有让那些自控力差的人过得更糟呀,一个刷抖音的小镇青年比不刷抖音的小镇青年懂的恐怕还更多一些。

    新媒体确实产生了大量肤浅和碎片化的信息,但不是因为它挤掉了长篇深度内容,而是因为它成倍扩大了受众面,要满足这么多受众,其多数内容必定是肤浅和碎片化的,基于人类的认知局限,深度阅读只能是也从来都是少数人在少数时候能够且愿意做的事情;没有新媒体,或许有些人会多翻几本书,但那未必是深度阅读,因为不是所有被钉进书籍里的都是深度内容。

黄章晋写的更直白:《没错,他们的时间和生命没有任何价值》。

这些人是把大把时间浪费在了游戏上,那是因为这些人的时间不值钱,没错,他们的时间和生命没有任何价值,他们活着没有成就感,没有生活乐趣可言。只有我的游戏,才能给他这些他没有的东西。这样的人,其实应该感谢我们,是我们给了他幸福感。

愿意学习的人有了丰富得多的资源,不愿意的人有了丰富得多的娱乐,到底哪不好了呢。

    现实社会的复杂性使得无人幸免,于是现在的人心里没有乐土我们的内心时常被游戏,抖音,微博,虚拟的社交,综艺节目等充满,但是放下那些的时候我们是否真的满足于此还是别人制造了我们的快乐,如果是的那么我们所谓的快乐是否也被别人操控呢?是的过度娱乐以及其延伸出来的产品(包括综艺广告影视等)已经充斥着我们的生活谁能说自己的审美还是自己的呢(反正我是不敢的)现代的美已经多元化不是‘’娘‘’就是美也并非‘’汉子‘’就一定就美多元化有多元化的好处,但是多元化的碰撞(尤其资本在幕后的碰撞)使得现实世界过于复杂。大多数人已经丧失了判读能力独立思考能力在这现实世界沿着模糊的轨迹前进。安静是十分重要的一个技能,好的决定,创新的灵感尤其需要心灵的宁静,如若缺失了那些大众的生活变得浑浑噩噩于是不得不找到新的刺激点以弥补内心的空虚。不可否认过度娱乐确实是一把筛子,但是这就是好的嘛?我想是否定的,在教育体制滞后的情况下更会容易让没有完整世界观的学生落入过度娱乐的深渊。

    最后借用一下益辉老师的结尾:

        如我在《人类简史》笔记中所说,张一鸣就是当今中国登峰造极的恐怖分子,因为他做到了用科学的方法瓦解人的意志。张一鸣自己推崇延迟满足,却造出一张大筛子,意欲把别人都筛下去,筛下去的人越多,他就越有利可图。流氓会武术,谁都挡不住。意志力强并不是一个永恒或绝对的状态,总有那么些垃圾信息可能会骚动你的心,让你感到不转不是中国人、不点开了解一下就会马上落伍而被嘲笑无知、不在微信里给你二大爷的三闺女的初中同学的七舅姥爷的八姨侄孙子投上宝贵的一票就会被断绝亲戚关系。只要坚持挖以及换着花样挖,我相信多数人的意志都可以从某种角度被挖垮。

        娱乐是否至死,现在还言之略早。再等几年,它的恶果应该会更明显了吧。现在我们看到的拖延症和普遍焦虑就已经够糟糕了,这锅该不该娱乐和媒体来背呢?我觉得它们得负大部分责任吧。如今的电子信号时代比波兹曼谈的电波信号时代(电报、电视、收音机)强大太多了,完全解除了娱乐的所有物理限制,并持续解除我们的心理警戒。且看我们是否会加速娱乐至死。




        

上一篇:Java创建对象的几种方式

下一篇:大学

文章评论

Top